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恶欲之源 第四十二章 又到台湾
恶欲之源 第四十二章 又到台湾
中正机场…如果我没有记错,这应该是我第三次来台湾了,一踏入行李区,我已遥看到考慈跟依林在向我挥手。久别重逢自然少不了一连串拥抱拥吻。考慈还好一点,轮到依林扑入我怀里时,我甚至听到四周的惊讶呼声。   由于依林的亲密举动,由机场到停车场的一段路都不时惹来途人的指指点点,就只差没拍照留念,真令我不是味儿。   不过假若他们知道我们待会的节目的话,恐怕引起的骚动就不会是现在这种小儿科了。   其实今天是一个大日子,不错!今天就正好是老子的生日,而考慈与依林已一早为我安排好庆生的节目。来到考慈在台湾的大屋,我已马上放下行李,先洗了个热水浴,一洗坐飞机积压已久的闷气。   出奇地依林和考慈却没有来侍浴,却令我有点儿奇怪。   我舒展地离开了浴室,抹乾了身上的水珠,同时披上了考慈一早为我準备好的浴袍。   来到客厅之中,室内竟是一片涂黑,然后就在我来到厅中心之际,剎时间来了个大放光明。依林正捧着蛋糕,身旁还站着她的好朋友,一身盛装的孙燕姿,而考慈与曾宝儿则拿着摄影机,拍下我生日会的每一个场面。   看来似乎是依林跟孙燕姿说,有好朋友生日,拉她一同来庆祝。而曾宝儿则是被她们拖下水来的陪衬品。看看孙燕姿,她似乎有点摸不着头脑,为何她的好朋友依林会为一个陌生男子开庆生会,不过当她看到依林热情的献上热吻之后,似乎有点儿明白到情况。   不过我相信如何她知道我们的真正关係,只怕会吓呆了她也绝不为奇。   唱完生日歌,许了个愿,依林已笑着说:「还不快拆礼物。」   想想也不该让她们等这么久,于是我已马上淫笑着走向孙燕姿道:「对,拆礼物的时间到了。」   随即已一手扯下孙燕姿的洋装,燕姿一瞬间完全弄不清事情的发生,直至布帛撕裂的声音不断自身上响起,才发出了本能的尖叫声。   「你疯了!依林,你们快阻止他。」   不过燕姿看到的,却是她的好朋友依林的袖手旁观,与及考慈、宝儿,正拿着摄影机拍下她受辱的状态,令燕姿开始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。   「不要……快停……」   燕姿的求饶声从没有停止。只惹来了我无情的耳光,痛击在她的俏脸上。不过无情的虐打却令燕姿的反抗行为马上停竭,只是无助地缩在地上痛哭着。   随着地上布碎的不断增多,燕姿的裸体已全面展露在我的面前。年青生涩的女体,一直是我心仪的目标,只不知眼前的猎物,到底曾为多少男性染指。而看到我将燕姿剥光燕姿净,一旁的依林亦适时取来了绳子,协助我将全裸的燕姿大字型的绑在餐桌之上。   「依林,为什么你要这样做?」   燕姿始终不明白为何自己的好朋友竟会出卖她,不过却换来了依林一下淫秽的笑容:「我也是为你好,当你试过他的滋味后就会明白什么是女人的乐趣了。」   我可没兴趣了解她们的姐妹情深,美点才一放上桌,我已急不及待的舔弄着燕姿的肌肤,揉弄着她青春的躯体。   老实说,燕姿的乳房跟依林一样,都是属于娇小的类型,不过无论弹性及形状也属于第一流的货式,只可惜的是可能由于燕姿本身是新加坡人,皮肤却有一种天生的粗糙感觉,始终不够柔软润滑。   不过她的好朋友依林似乎亦一早知道燕姿这方面的缺点,并想出了解决方法。只见依林一手捧着我的生日蛋糕,同时将蛋糕上的奶油涂抹在燕姿的肌肤之上,打算将她装饰成我的生日蛋糕。   果然好主意,我不由得暗讚道,既然依林忙着燕姿上半身的化妆,那我就来弄下半身的吧。我轻轻揉弄着燕姿的一双大腿,舌头已不停来回舔弄在她的花唇之上,撩拨着上面的唇瓣,与及那隐密敏感的珍珠。   燕姿倒真是个敏感的女孩,我才只施展了三招两式,燕姿的蜜壶已开始流出淡淡的爱液。不过我可不满足于这一种程度,手指已随即剥开了燕姿的花瓣,暴露出她那幼嫩的小穴,将我的舌头送进她的肉壁之内。   不过我的採挖工作才一开始已越上阻碍,我的舌头才进入不久,已被一块柔软的小瓣膜拒诸门外,我马上拉开燕姿的花瓣一开,终于发现了燕姿那初次体验的象徵。   「看,原来燕姿还是处女来的。」   我故意大开燕姿的蜜穴,让考慈她们拍摄燕姿的处女膜,同时下流地道。只羞得燕姿满脸通红。不过依林却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她的好朋友:「主人,你不如先品嚐燕姿的小嘴,待我布置好才切蛋糕吧。」   想想依林的话也有道理,于是我马上跟她交换了位置。   随手解下了浴袍,将早已盛怒的男根直插入燕姿的小嘴之内。我的粗茎才一插入燕姿的嘴内,马上已引起了她的呼吸困难,令她不由自主地猛吸着我的阴茎,同时香舌慌乱地舔弄着我的龟头表面。燕姿生涩的口技几乎令我发出了愉快的呻吟,我马上以双脚夹紧住燕姿的头部,索性坐在燕姿的脸上,然后随着腿部的动作,令阴茎在燕姿的小嘴间进进出出。   不过我的一张嘴可也没有闲着,馋嘴的我早已经在偷吃着燕姿胸上的两个蛋糕,依林的烹饪技巧似乎不错,奶油涂得均衡之余,两团蛋糕上面的粉红樱桃,更深深吸引着我的慾望。   我一口咬在蛋糕之上,轻轻舔着上面的奶油,再吸啜着上面的樱桃,感觉到那柔软的小点在我的唇内变硬,然后慢慢的硬突起,那滋味倒真是一绝。   不过正当我尽情享受之际,我的屁眼暮然间为之一凉,原来是依林完成了布置蛋糕的工作,不甘寂寞的加入了战团,以她的小舌撩拨着我的后庭,实行与燕姿上下夹攻。   依林一下子咬着我的肉袋,轻轻舔弄吸啜着,经过我和考慈的细心调教,依林早已练得一身高超的口技,再配合着我身下的燕姿,一个熟练;一个生涩,一个心甘情愿;一个含屈受辱;一正一反,一阴一阳,令我的快感暮地里提升了不止三倍,达到了非洩不可的境界。   我将肉棒深深的狎入,随即在燕姿的喉间喷射出白烛的精浆,我在洩射时故意顶着燕姿的喉间,迫她吞下一大口精液,才满足地抽出肉棒,将精液雨点般狂喷在燕姿的脸上。   「主人,你真浪费!」   看到我将精液射在燕姿的面上,依林已不依地道,随即媚笑着趴在燕姿的脸上,舐吃着她脸上的残精。   乘着依林在为燕姿清洁期间,我已走到了宝儿的面前,享受着她的手、胸、口并用,务求在最短时间令我回复作战状态。   射过一发,正好让我慢慢品嚐燕姿的处女身。我由宝儿的唇内抽出阴茎,一旁的依林亦同时退开,笑着道:「主人,要插蜡烛了吗?」   我淫笑着点点头,同时走向燕姿的股间,手提着我的大蜡烛,将我硕大的龟头轻抵在燕姿的蜜缝间,轻轻的磨擦着,务求沾上她更多的汁液。   阴茎挤开燕姿紧窄的肉壁,一寸一寸的向内推进,然后一下重重的抽顶,随即贯穿了燕姿那初次体验的象徵。开苞时下体撕裂的痛楚,令燕姿倒抽了一口凉气,眼泪随即落下,而我乘着燕姿张嘴欲叫的一剎那,龟头已重重的顶在她的花心之上,令燕姿的惨叫变成了闷绝的呻吟声。   依林取过了一块手帕,轻轻抹着我与燕姿的接合处,然后得意的在燕姿面前展开手帕,显示着上面斑斑的处女落红。   我可没有让燕姿调整心情的闲功夫,阴茎已马上展开深入浅出的活塞运动,同时一边舔弄着燕姿身上的奶油,顺势将吻痕与及齿印烙在她身上的各个地方。   「呀…呀……求你……不要…快…停……」   燕姿的呻吟声充斥着整个房间,果然是人美声甜,我相信若不是我经验丰富,恐怕只要一听到她的浪叫便已洩了出来也绝不为奇。   加上燕姿那处女膣壁亦令我不得不讚,燕姿的膣壁紧紧地夹着我这入侵者,半步不让的阻止着我的开发行动,偏偏处女的穴心却已经开始懂得吸唆着我的龟头,甚至有咬的反应,可真令我乐趣无穷。   「主人,燕姿还有多久才洩…」   身旁无事忙的依林已在追问。   我用力的抽送了两下,令炮身紧密磨擦着燕姿的膣壁,回答道:「一百下吧!」   依林闻言已马上眉开眼笑的舐弄着燕姿的耳殊道:「爽死的时候快到了。」   随即马上替我们展开了倒数。   我抓紧燕姿的柳腰用力的插入肉棒,每次直顶到燕姿的阴道尽头,再以龟头在燕姿的花心划着圆圈,才抽出肉棒準备第二下抽插。   虽然不愿意,但巨大的刺激马上已令燕姿疯癫般淫叫起来,我随即加重了前进的力度,直至将龟头捅入燕姿的幼嫩子宫之内。在破宫的瞬间,燕姿的手脚同时生出了痉挛,穴心随即更喷出了一大堆温热的体液,「洩了吗?」   我得意地抽顶着燕姿的子宫壁,依林口中的倒数才只不过七十多下,接下来的时间就是让燕姿尝尝什么叫欲仙欲死了。我命依林解开了燕姿手脚的绳索,仍沉醉在高潮余韵中的燕姿已马上如八爪鱼般紧紧的缠着我的身躯。   要干到胯下人欲仙欲死,要诀其实就在一个「快」字,指的当然不是洩得快,而是插得够快,我以燕姿的身体当着现行的教材,在她的高潮尝未褪尽之际,马上已将她推回另一个新的高峰,如此迭浪狂潮,才足以称得上真正的欲仙欲死。   肉棒不断加快着出入的速度,每一下进出都带出了燕姿穴内淫秽的水花。   「对了,主人!燕姿刚申请了数个月的假期,不如射进去让她怀孕?」   依林媚笑着道。   其实不用依林提醒,我也一早有此打算,不过经依林一说,算算其实也差不多到了播种的时候,于是我向依林打了一个眼色,同时高举起燕姿的双腿,递给依林抓着,将燕姿柔软的身体对折起来,我要以这种体位射入,才可以保证我全部的精液,都会流入燕姿的子宫,而不会有丝毫浪费。   「求你…不要射进去……我不要怀孕……」   想不到在连续高潮中的燕姿仍察觉到我的意图,不过她想得可真是太美了,看着受姦污的女性因姦成孕,才是鬼畜的真正极致。   我深深将肉棒抵着燕姿的子宫壁,白浊的岩浆已随着火山爆发,狂喷入燕姿的子宫之内,直喷得燕姿又是一下失神。同时随着我阴茎的每一下脉动,更多更多的精液,被我挤出注入了燕姿的子宫之内,偏偏我却以阴茎塞着燕姿的子宫口,令到里面的精液,没有办法流出丝毫,直至燕姿小巧可爱的子宫被我彻底灌满为止。   我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,直至燕姿阴道内的精液满得倒溢出来,才慢慢调整着角度,令溢出的精液由燕姿的阴唇滴回燕姿正喘息着的小嘴内。   我吩咐依林保持这个姿势将燕姿绑起,因为这个姿势不单可令精液没法倒流而出,同时更能令燕姿的嫩穴与菊穴彻底暴露在我的目光之中,可真是一举两得。   我同时亦感觉到燕姿子宫内的精液已开始冷却,更开始凝固起来,于是慢慢地抽出了肉棒,正式展开第二部份的行动。   「依林,你去给燕姿浣肠。」   依林一听已高兴得马上走去取工具,因为一直以来她都是被浣者,今次可是她第一次执行。不过我可也不会闲着,我改为走到燕姿的面前,一手已夹紧了燕姿的小乳房,挤出了一条乳缝,将我的阴茎套在其中。   燕姿暮地发出了一下闷绝的悲呜,原来依林已经将一大支冰冷的液体,开始慢慢注入燕姿的菊花之内。   「给我用舌头好好去舔我的肉袋,如果你能舔得我射出来,我就叫依林马上停止。」   我淫笑着对燕姿道。   本来基于羞愧,燕姿是绝不会做出这种淫秽的行为,不过为了马上阻止依林,燕姿只好拚命伸长了小香舌,舔弄着我的生殖器官。   由于燕姿乳房上的奶油早已被我舔得乾乾净净,所以她的乳峰,又再一次给我粗糙的感觉,偏偏此时此刻,却给我一种磨沙般的快感,有别于以往我每一次的乳交。   不过就在我享受着燕姿唇舌服务之际,依林的动作可没有丝毫停下,已先后注射了三针的她开始按摩着燕姿的小腹,不断催逼着燕姿的便意。   终于,在燕姿的一下惨叫声中,一道啡黄的液体,已由燕姿的菊穴中喷出,洒落在依林早已準备好的面盆之上。燕姿只感到自己的自尊,在同一刻烟消云散。   不过我可没有忘记燕姿的所在,就在我面临崩溃的瞬间,我再一次将阴茎直插入燕姿的嫩穴之内,来了个子宫膣内两连发,令燕姿的身体,逃不过受孕的恶欲之源梦。   不过虽然如此,燕姿的恶欲之源梦似乎仍未结束,因为依林已在清理着她刚洩粪的菊穴,準备让我为她最后的处女地开苞。   「主人,让我帮你好吗?」   身边一直负责拍摄的考慈亦不甘寂寞道。   于是我马上利用她的甜嘴香舌,争取回气的时间。而同一时间,依林亦配合地将被我操得奄奄一息的燕姿绑成犬交的姿势。   粗状的男根由考慈的唇间褪出,迅即没有了燕姿的股间,单听燕姿那声撕力竭的哀号,就已经不难想像到她所承受的是何种剧痛。   不过她的痛;就是我的爽。尤其是燕姿一边承受着破肛的刺痛,一边却妄想夹紧肛壁来阻止我的入侵,却反过来的令我干得更加倍爽快。   「依林,马上脱裤!」   看到依林已忍不住在旁边自慰,我马上道。   而依林闻言亦爽快的拉下裤子。就在我爆浆的瞬间,我飞快地抽出了阴茎,改为狠插入依林的穴内,将滚烫的精液,全喷注入依林的阴道之内。   我向依林打了个手势,指一指旁边的燕姿。聪明的她已随即明白到我射进她体内的原因,于是依林马上解开她的好朋友,让被我摧残得半死的燕姿平躺在桌上,而依林自己则趴在燕姿的面上,将湿淋淋的阴户对準了燕姿的小嘴,随即拉开自己的蜜穴,将我刚射进她体内,现正倒流而出的精液,全餵入燕姿的小嘴之内。   捱到依林的喂精完毕,燕姿的意志已再也支撑不住,含着满嘴的精液失去意识,不过她可能不知道,还有更多淫邪的游戏,在等待她醒过来继续执行……